追蹤
dormcat’s cubicle
關於部落格
Atypical and professional ACG reviews and information
  • 6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漫畫博覽會 三木真一郎記者會

Q:鋼彈系列是日本代表性的動畫,為它配音有什麼感想?
三木:鋼彈系列從推出以來,在《鋼彈00》之前已經有五十部左右的動畫作品,而我覺得它特別優秀的地方是它以自己的編年史來進行作品,劇情也是由許多專家討論出來的,這是它在架構上最棒的地方。《鋼彈00》把我們現實世界的很多情境寫進了這個架空的世界,不禁讓人想像三十年後的世界真的會朝這個方向走,另外像武器的發展、恐怖份子的攻擊等等,都跟我們的現實生活非常符合。

Q:為兩代不同的洛克昂配音,在詮釋上有何不同?
三木:雖然洛克昂的「天上人」組織在設定上是定調為恐怖組織,對故事中的主權國家來說更是如此,但是它的信念其實是為了人類最原始的對和平的渴望而戰,並非為了破壞而破壞;這其實都是一體兩面。洛克昂雖然是雙胞胎,但是個性截然不同,我會把他們當作完全不同的角色來看待。

Q:在您眾多的作品中,您認為最有代表性與最喜歡的是哪一個角色?這個角色對您有什麼特殊意義?
三木:雖然我配過許多個性與職業都不同的角色,但對我來說非常難以選擇。也就是因為我配了這麼多不同的角色,才有現在的我,少了一個都像是少了我的一部份一樣,所以我對各個角色都平等看待,都能讓我進步與成長。

Q:如何走上聲優這條路的?
三木:因為我的姐姐非常喜歡看動漫畫,從小跟她一起看對我的影響很大,也就因此慢慢走向聲優的這條路。另外,不論從事哪一種行業,想像力都非常重要,而我自小就想像過自己幫動畫配音這樣的畫面。雖然沒有刻意往這條路走,可是腦中不時會出現這樣的畫面,就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勝任聲優的工作。不過在當聲優之前我既沒有受過相關訓練也沒有做過研究,某天有人告訴我聲優事務所(經紀公司)的相關訊息,好奇之下我就打電話去直接問對方有沒有職缺,對方當然沒有接受,不過後來寄了一封信給我,告訴我他們有聲優的研修課程可以讓我學習,這就是我當上聲優的契機。

Q:當上聲優之前最喜歡的動畫作品?
三木:約三十年前,差不多十歲唸小學時,有把初代鋼彈看完,另外還有《ガンバの冒険》(台譯《小老鼠歷險記》,民國68年時台視有播)以及劇場版的《銀河鉄道999》。

Q:我們知道三木先生很喜歡車子,請問這是在開始配《頭文字D》之前就有的興趣,還是因為配了《頭文字D》才愈來愈感興趣的呢?有沒有改裝車或是飆過車呢?
三木:因為我非常喜歡車子的原因,特別去應徵《頭文字D》的角色,得到了這個演出機會。就跟漫畫裡藤原拓海的AE86一樣,我也幫現實中的車子進行了諸多性能改造,引擎就升級了三次,椅子、方向盤等內裝也全部換過。劇中在山路上跑下坡道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如果我要當賽車手,一定會去專用的賽道,不會去山路上水溝蓋甩尾。事實上我連續三年都有參加七小時的耐力比賽,去年在配《鋼彈00》之後想請製作小組幫我做了洛克昂的安全帽讓我戴著它出賽;但是贊助商是《神奇寶貝》的,所以只好改用《神奇寶貝》的版本(全場大笑)。
MC:要是擺一隻 Haro 在旁邊,換機油時就可以直接讓 Haro 幫忙即可(笑)。

Q:昨天晚上與森川先生共進晚餐時,有沒有吃到什麼好吃的東西?
三木:平常在日本因工作的關係,很難碰到頭,沒想到在海外還有這樣難得的機會,在這種氣氛下無論吃什麼都好吃(笑),不過森川先生最後點的某道菜就……我還是別說吧。

Q:您對日本透過輸出動畫對全世界進行文化交流有什麼看法?
三木:每個國家的文化背景都不一樣,且大部分國家都對動畫仍有「這是給小孩子看的東西」這樣的刻板印象,如果不能破除這面高牆,要談更進一步的交流會相當困難。得先把這個觀念改掉,能接受的作品種類才會更寬廣,文化上的交流也能更密切。舉例來說,幾年前有某部描述住在下水道的烏龜的故事(眾人大笑),牠們的老鼠師父身後的背景有一個掛軸,應該是要寫「日本」的,仔細一看卻發現寫成了「本日」,如果對一個國家的文化有所了解,應該不會發生這種簡單的錯誤才是。看到這種錯誤,在驚訝之餘,要談進一步的交流就困難得多。另外,我也希望各國的配音員之間也能夠有機會交流,不過像是今天這樣由日本的配音員到世界各國進行座談會簽名會的活動,對我們雖是一件非常令人興奮的事,但如果因為到處跑活動,老是想著自己要去哪裡哪裡,卻忘了自己做為聲優的本份,讓自己的配音時間變少,這樣忘本就是不對的。而且時下的日本動畫環境並非最理想的狀態,有許多缺失需要改正,最重要的還是牢記自己從事這個行業的初衷與向目標邁進的那顆心。身為一名小小的配音員,其實我也談不上什麼「國際交流」,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每一次配音的工作做好,讓看到這部作品、聽到我的聲音的人能感到心滿意足。

Q:有沒有碰過特別難以克服的角色?後來又是如何度過這個難關的?
三木:其實每次的配音工作都還是有不少困難的地方,此時唯有靠意志力與努力來克服。畢竟,任何一種行業都有其困難之處,並不因為做久了就變得輕鬆。

Q:您雖自稱只是名「小小的配音員」,但您也在提供大會義賣的簽名板上寫下「台灣加油」,希望您為災民說幾句鼓勵的話,同時也號召您的粉絲踴躍發揮愛心,多多捧場這張簽名板。
三木:在來之前就有在電視上看到台灣發生的災害,日本這一陣子也有地震與土石流,我們可能沒辦法親自去災區幫上什麼忙,但時時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保有這份心意,就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事。大家如果積極地朝正面思考,不要放棄希望,必定可以渡過這個難關。

Q:您這次來台灣受到熱烈歡迎,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想再來嗎?有沒有去中國訪問的計劃?能否跟中國的粉絲說句話?
三木:當然會想再來,因為就算只是走在路上,聽到與看到的不是日文,還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建築物,都有非常新鮮的感覺。甚至在活動開始之前,我還擔心場子要是不若森川先生那麼熱烈的話要怎麼辦(眾人大笑),結果粉絲都很熱情,讓我很感動。有機會且有人邀請的話,一定會去中國或是香港訪問,由於日本動畫讓世界上很多人都因此更加認識與喜歡日本文化,身為動畫產業的一份子感到很榮幸,希望大家都能多多支持日本動畫。

Q:您對配音工作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或感想?
三木:錄音室對聲音的要求很高,一點小雜音都不能有,尤其是其他角色在錄音時,旁人清個喉嚨或打個噴嚏是絕對不允許的,要等到所有人的部份都完成錄音後才能鬆一口氣。即使我只有一個小角色,我也堅持不能影響到其他人的工作或是整體的進度。另外,我也要感謝錄音師的團隊,是有他們的默默付出才成就了我們。

Q:平常您工作很忙碌,您如何紓解工作壓力?
三木:做任何事都有壓力存在,我也樂於面對壓力,並不會覺得工作壓力是一個特別的負擔,也就不會刻意去做什麼來紓解--這也包括開車在內,因為我開車時用的是另一種心情。

Q:會跟工作上的夥伴在閒暇時一同聚會嗎?
三木:平常比較少,因為日本固有的「工作完後一同去小酌一番」的這個職場文化,在動漫畫業界已經逐漸消失了,而在賽車上比較要好的朋友,因為大家平常都很忙,頂多一個月見一次面。

MC:請在活動最後跟大家說幾句話。
三木:今天真的很高興這麼多人來參加這個活動,非常謝謝大家。對於各位的問題我儘可能給各位滿意的答案;如果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也請多多包涵。從事配音工作限制頗多,並非人人皆可擔任,甚至角色的一句話也可能影響粉絲的心情。也就是因為如此,我覺得當一名聲優有很大的責任扛在身上,我會繼續努力,讓角色更加生動,如同活生生的人一樣。最後再次感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